深圳美术馆

+收藏:http://szam.orgcc.com
 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 艺术资讯 正文内容
图文:油画式微,但不会消失-访鲁虹
2010-12-25    浏览(546)        来源:深圳美术馆 官方网站

《中国当代艺术全集》主编、深圳美术馆艺术总监鲁虹

鲁虹主编的《中国当代艺术全集》

深圳美术评论家鲁虹又有新作问世。之前他已在不同出版社出版过五套当代艺术史图鉴,而这次在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的《中国当代艺术全集》(下简称《全集》)手笔更大——除了由他担任主编外,还邀请到水中天、郑胜天、贾方舟、殷双喜等一众专家任编委,堪称豪华阵容。该《全集》共分为绘画编、雕塑编、影像艺术编、装置艺术编、行为艺术编五个部分。目前这套书的第一部《绘画编·油画第一卷》已上市。记者就该书的出版采访了他。

当代史最不好写

记者:中国当代艺术是从上世纪90年代才成熟的,为什么《全集》选择从1978年开始收录?

鲁虹:确实,中国当代艺术成熟于上世纪90年代以后。我们也曾考虑将《全集》的时间上限定在上个世纪90年代,但因为中国当代艺术并非一蹴而就,为了帮助读者全面理解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过程,所以,在绘画编的油画卷、水墨卷与雕塑编的第一卷中,我们都加入了一些在上世纪70、80年代里,针对中国具体创作背景与艺术问题而出现的新兴艺术。应该说明的是,这些作品放在世界当代艺术史看,未必具有前卫性,但在中国的特定时期,却是很有意义的。

记者:当代史是很不好写的,因为离现代人太近,很难客观地评述。在编纂《全集》时,您如何把握历史的脉络?您和您的合作者如何分工?

鲁虹:在作品的选择上,我们遵从“效果历史”的原则,就是尽量选择那些已经在社会上造成一定影响的作品。对于这样一些作品,你可以喜欢也可以不喜欢,可以批判也可以赞扬,可你就是无法回避。

我们这五个编委不是挂名而是做实事的。在查阅相关的历史资料和画册后,我会提供一个初始名单,然后给他们进行评估,他们再补充,最后在集体讨论的过程中形成这本书。我相信经过五位专家的梳理,我们的结论是站得住脚的。只要以艺术史及当代文化提供的线索为依据,认真研究“效果历史”暗含的艺术问题,我们就有可能较好把握那些真正具有艺术史意义的艺术家及作品。

未来将是数字艺术的天下

记者:这次《全集》依然沿用了图文并茂,深入浅出,消除专业与公众的隔阂)的形式。这种形式更多地被视为公众普及和资料整合,离人们印象中的“学术著作”还有一定距离。您认为它的学术含量在哪里?

鲁虹:这是我适应当今读者的阅读习惯而尝试的写作方式,而且我相信,图像本身是有力量的,它蕴含了许多文字表达不了的言外之意。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年了,现在不仅是艺术界,还有历史界、文学界都在书写当代历史,而写史有两个工作是必须做的:一、文字资料的收集工作;二、图像资料的收集工作。我很欣赏美国艺术评论家詹森的方法论,他出版过一本书《美术史中的重要作品》,收了两千多件作品,然后从这些史料中寻找问题进行艺术史写作。这十几年来我修编了几套图鉴,相当于为当代史做了分门别类的清理工作,也为日后的写作进行铺垫——在修编《全集》的同时,我同时在写中国当代艺术史专著,预计明年下半年就能面世了。

记者:我们看国外的大型当代艺术展,基本都是数字艺术的天下,油画在西方当代艺术领域似乎已被边缘化了。但在国内,油画依然是主流。中国的油画会不会走上西方的道路?

鲁虹:你的直觉是对的,影像类、数码类艺术已经成为西方当代艺术的主体。目前国内的美术教育还是以国、油、版、雕为主。在1980年代,油画曾在中国当代艺术萌芽、发展期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。但这两年趋势也在改变,许多美院都开设了新媒介艺术专业。在今年的上海双年展中我们可以看到,70%的作品都是影像作品,只有少数享有盛名的人还在坚持油画创作。

而新一代艺术家成长于数字时代,他们对数字艺术的玩法已是得心应手。我相信架上绘画还是有它存在的价值的,在这个强调复制的机器化时代,手工操作依然会让人感觉温暖。在西方艺术界,如今也有人在讨论重回架上绘画的问题,因为人们发现当代艺术越来越强调观念而忽略技巧。这是时代变革下必然会产生的问题。

标签:油画,鲁虹,艺术
分享:
发表给力评论,说两句!  共有 0 条评论